service sector

颅脑损伤发生后遗症再次索赔成功案例
颅脑损伤发生后遗症再次索赔成功案例
来源: 未知    作者: nj180    发布时间: 2020-05-12 14:16     次浏览
2015年的交通事故,2016年已经做保留后遗症处理,判决拿到了赔偿款,2018年发生了后遗症了,
安徽省肥东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皖0122民初2016号
 
    原告:邓仁康,男,1965年8月6日生,汉族,住安徽省肥东县柔园镇邓岗村小邓岗组,公民身份证号340123xxxxxxx64693。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春阳,安徽汉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吴全洋,男,1979年02月12日出生,汉族,驾驶员,住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东山街道竹山路 350号19号(00楼505室,公民身份证号340123xxxxxxxx6471。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营业场所南京市玄武区龙蟠中路69、37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232010083490580XH。
 
    负责人:娄伟民,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昊,上海恒量(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邓仁康与被告吴全洋、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2月2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邓仁康及其委托诉论代理人韩春阳、被告吴全洋、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昊到庭参加了诉论。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邓仁康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160811。 54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 2015年11月22日18时30分,被告吴全洋驾驶车牌号为苏AU990E小型客车行驶至101省道13km+700m处时,因驾驶车未确保安全,致所驾驶车辆碰撞到邓仁康驾驶的二轮电动车,造成车辆损坏、电动车驾驶人邓仁康受伤的安交通事故。本事故经安徽省肥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3被告吴全洋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邓仁康无责任。故诉请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方赔偿我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精神抚慰金、交通费等合计人民币160811。54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辩称:1、对事故的发生及责任划分不持异议; 2、涉案车辆在出我司投保交强险和50万元第三者责任险,并投保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3、我司根据(2016) 皖0122民初5887号民事判决书依法向原告赔偿了172656.11元。原告本次主张赔偿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我司认为不应再进行赔偿。
 
    被告吴全洋辩称: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的辩称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如下: 2015年11月22 日18时30分,被告吴全洋驾驶车牌号为苏AU90E小型客车行驶至101省道13km+700m处时,因驾驶车未确保安全,致所驾驶车辆碰撞到邓仁康驾驶的二轮电动车,造成车辆损坏、电动车驾驶人邓仁康受伤的交通事故。本事故经安徽省肥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吴全洋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邓仁康无责任。
 
    原告邓仁康受伤后,被送致安徽省立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多发闭合性颅脑损伤(中度),闭合性胸外伤、脂肪肝等,同年12月18日,原告出院。医嘱:注意休息一月等。2016年3月18日,原告至肥东县中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颅脑闭合性损伤。同年3月27日,原告出院。医嘱:一月后复查头颅等。2016年8月25日,原告至安徽省立医院住五亚院治疗,诊断为症状性癫痫、右侧额叶脑梗塞等。同年9月会16日,原告出院。医嘱:卧床休息,合理营养等。
 
    2016年11月15日,原告委托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误王期、护理期、营养期进行了鉴定,该所以皖同[2016]临鉴字第Q1582号鉴定意见书认定,被鉴定人邓仁康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遗留有神经功能障碍,日常活动能力轻度受限,属十级伤残;被鉴定人邓仁康伤后的误工期以240日、护理期为90日、营养期为90日为宜。
 
    原告于2016年因本次交通事故起诉至本院,本院于2017年3月27日,作出(2016)皖0122民初5887号民事判决:一、判决被告中国人民财产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在其承保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邓仁康合计114682元;二、被告吴全洋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原告邓仁康57974。11元;三、中国人民财产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对判决第二项中被告吴全洋赔偿的款项在交通事故第三者险限额内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履行完毕;四、驳回原告邓仁康的其他诉讼请求。
 
    2018年6月8日至合肥康安癫痫病研究所附属中医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癫痫。同年6月10日出院,医嘱注意休出际息,避免情绪波动,加强营养; 2.出院带药:复方苯巴比妥1#Bid,癫痫宁1#Bid,丙戊酸钠缓释片1#Bid; 3, 门诊随诊。2019年2月22日至合肥康安癫痫病研究所附属中医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癫痫。同年2月24日出院。医嘱注意休息,避免情绪波动,加强营养; 2.出院带药:复方苯巴比妥早一片、晚二片:癫痫宁早四片,晚四片;德巴金早一片、护肝片早三片、晚三片。3。门诊随诊。原告在合肥康安癫痫病研究所附属中医医院两次住院期间共花费门诊费、医疗费及出院后的医药费共计46557.02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向本院申请对原告的伤残等级进行司法鉴定,本院依法委托安徽明德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的伤残等级(癫痫)进行了司法鉴定。该中心于2019年5月9日出具皖明德司法鉴定中心[2019]临鉴字第F551号鉴定意见书认定,被鉴定人邓仁康因交通事故受伤后遗留外伤性癫痫(轻度),属九级伤残
 
    另查明:事故车辆AU990E号的小型客车系吴全洋所有,事故发生时由其驾驶。事故车辆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50万元不计免赔的商业第三者险。保险期间自2015年4月23日起至2016年4月22日止。本起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以上事实:有身份证、肥东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合肥康安癫痫病研究所附属中医医院病历本、出院记录、医疗费发票、安徽同德司法鉴定所鉴定民注意见书以及当事大陈述、肥东县人民法院(2016) 皖0122卷证民初5887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载卷证明。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邓仁康因交通事故伤后遗外伤性癫痫是否属于新的事实。根据安徽明德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论认为:邓仁康2015年交通事故所致颅脑损伤事实明确,且伤后遗留双侧额叶软化灶形成,存在外伤性癫痫的损伤基础;伤后一系列影像学片予以证实, 根据所述病史、相关就诊病历资料及相关辅助检查报告,可明确邓仁康在系统规范的服用抗癫痫药物治疗一年后已达到有效控制发作的效果情形,属癫痫病发作轻度范畴,根据人身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邓仁康的外伤性癫痫己构成九级伤残。被告保险公司辩称本起交通事故引起的赔偿纠纷已经法院审理终结,保险公司已按法院判决将赔偿款支付邓仁康,现邓仁康再次诉讼违反“一事不再理的诉讼原则”,应予以驳回。另外,在之前的诉讼中,邓仁康并未对癫痫症状进行伤残等级鉴定,属于放弃权利的行为并认为邓仁康因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遗留神经功能障碍与遗留外伤性癫痫属于相同病症。
 
    本院认为根据癫痫发作与外伤在时间上的关系可以分类为即可发作的癫痫(创伤性颅脑损伤后24 48小时内发作,可能是脑结构直接受到机械性激惹的结果)、早期癫痫发作(常见创伤性颅脑损伤后一个月左右发作)、晚期癫痫(常于颅脑损伤后1个月左右至2年之间发作少数也可以间隔数年后方开始出现癫痫症状),可见,癫痫的发作时间具有不确定式性,即便在之前鉴定时已经诊断为病状性癫痫,但根据癫痫三症状发作及治疗的基本特征,癫痫应在确诊后,经系统治疗“定达到有效控制发作的效果,才符合鉴定时机。另外根据两次伤残评定依据的标准,两次致残原因不同,故被告保险公司的答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本院认为,原告邓仁康交通事故伤后遗留外伤性癫痫属于新的事实,原告按照新的伤残等发级赔偿相关费用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原告的各项请求构:中,医疗费46557.02元,有治疗机构出具的收款凭证及相干关医疗费发票,结合原告的病历和诊断证明,可依法予以确认;原告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应该按每天50元计算,按实际住院天数4天,计200元;原告的营养期应该按每天50元计算,按实际住院天数4天,计200元;护理期按照实际住院天数计算,护理费按上一年度居民服务业年平均工资计算,按每天132.88元标准计算,计531。52元;原告的伤残赔偿金,原告已经对因本次事故受伤的伤残等级委托了司法鉴定机构进行了鉴定,评定其构成九级伤残,原告向本院提供了肥东县人民法院(2016)皖0122民初5887号民事判决书,可以证实原告在城镇居住,收入来源于非农业事实,伤残赔偿金应按城镇标准计算,计算时应扣除上次判决赔偿部分;原告要求精神抚慰金14000 元,其诉请过高,本院酌定6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评定的伤残等级为九级,原告母亲司开兰80周岁,故被扶养人生活费应为21523元[21523元/年(安徽省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X5年(司开兰,1938年”11月15日生,今年80周岁) X20% (伤残指特数);交通费,本院酌定200元。综上,原告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有:医疗费: 46557.0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0元(4天X50元/天)、护理费531. 52元(4天X 132.88元,元/天)营养费200元(4天X50元/天)、伤残赔偿金75664.6元( 20年X21%X34393元/年-20年X 10%X34393元/年)、精神抚慰金6000元鉴定费900元、交通费2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1523元,合计151776.14元。被告吴全洋是本次事故的直接侵权人并负事故全部责任,依法应承担侵权责任。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作为保险人应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限额内予以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贵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邓仁康各项损失计151776.14元:
 
    二、驳回原告邓仁康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516元, 减半收取为1758元, 由原告邓仁康负担150元,由被告吴全洋负担160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陈良胜
 
 
二0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马莹莹
 
服务热线:0551-6348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