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sector

无偿代驾发生交通事故 谁来担责?
无偿代驾发生交通事故 谁来担责?
来源: 未知    作者: nj180    发布时间: 2020-04-28 10:03     次浏览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本社记者 任文岱 核心提示:帮朋友无偿代驾却发生交通事故,产生的主要责任应由无偿代驾人承担还是车辆所有人承担?现实生活中,此类案件并不少见,无偿代驾行为是否属于义务帮工也一度存在争议。 帮朋友无偿代驾却发生交通事故,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作者:本社记者 任文岱
 
核心提示:帮朋友无偿代驾却发生交通事故,产生的主要责任应由无偿代驾人承担还是车辆所有人承担?现实生活中,此类案件并不少见,无偿代驾行为是否属于“义务帮工”也一度存在争议。
 
帮朋友无偿代驾却发生交通事故,产生的主要责任应由无偿代驾人承担还是车辆所有人承担?现实生活中,此类案件并不少见,无偿代驾行为是否属于“义务帮工”也一度存在争议。
 
2011年10月,郭某光因喝酒后不能开车,请其朋友郭某俭帮忙代驾送其回家。途中遇到梁某驾驶摩托车载着李某从对向驶来。郭某俭驾驶的车辆越过道路中心实线驶过左侧路面,使两车发生碰撞,造成摩托车上二人受伤。事后公安机关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郭某俭须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梁某、李某不承担责任。
 
事故发生后,李某被送到医院接受门诊、住院治疗,产生医疗费用近9万元。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支付了医疗费1万元,郭某俭和郭某光共赔偿1.7万元。因剩余医疗费用未得到赔偿,李某将郭某俭告上法庭,并要求郭某光和保险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该案经历了一审、二审和再审,最终再审法院认定无偿驾驶人和车辆所有权人之间形成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改判郭某光向李某赔偿62019元,郭某俭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两审法院认定无偿代驾人
 
郭某俭承担责任
 
李某诉至法庭后,一审法院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采信了公安机关对本案的事实和责任划分的认定结果,针对李某住院治疗产生的医疗费的判决剩余赔偿款,由郭某俭承担全部责任。
 
但李某对此判决不服,上诉至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郭某光应对郭某俭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李某认为,事发当天,因车主郭某光喝酒,便叫其朋友郭某俭代为驾车送其回家,随后发生本案事故。郭某俭的代驾行为应属于雇佣或无偿帮工性质,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雇主(车主)郭某光承担赔偿责任,雇员(驾驶员)郭某俭因重大过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庭审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郭某光、郭某俭应否对李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李某所指郭某俭的代驾应属于无偿帮工性质,二审法院佛山中院表示,民法中的义务帮工是指帮工人自愿、短期、无偿为被帮工人提供劳务,具有自愿性、自主性、临时性、无偿性和劳务性等特征。根据被帮工人的指示从事劳务活动,是帮工关系的一个重要特点。如果某种行为形式上是无偿帮助关系,但具体帮助行为不受被帮工人的指挥,则不能认定为帮工关系。本案中,即使郭某光让郭某俭驾车送其回家,从而发生本案交通事故,但是郭某俭在整个驾驶过程中并不受车主郭某光的指挥,郭某光并未对郭某俭如何完成送其回家这一行为进行具体的指示,因此郭某俭这一行为不是民法意义上的提供劳务的法律行为,不能由此认定为帮工关系。
 
佛山中院还认定,雇佣一般是指根据当事人约定,一方于一定或不定的期限内为他方提供劳务,他方给付报酬的情形。本案中,郭某光与郭某俭并不符合雇佣关系的构成要件。郭某光是案涉车辆的登记所有人,其将机件合格的车辆交给有驾驶资格的郭某俭,且郭某俭并不存在酒后驾驶的情形,车辆的管理、控制和使用事实上都是由郭某俭自行负责,郭某光并无过错,无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所以,二审法院佛山中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李某不服二审判决,又向上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认定“帮工性质”
 
车主郭某光应担责
 
再审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的关键是在机动车所有人和驾驶人不是同一人的情况下,能否适用侵权责任法第49条的规定,通过审查机动车所有人郭某光是否有过错来决定其应否承担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49条适用于租赁、借用等机动车所有人和使用人不是同一人的情形。在此种情形下,所有人和使用人是分离的,所有人对机动车运行不再具有直接的、绝对的支配力,也不再直接享有机动车运行带来的利益。
 
本案中,郭某光既是案涉车辆的所有人,也是使用人。从运行支配来看,虽然车辆所有人郭某光喝了酒,但其并非对车辆运行没有支配力,郭某俭是应郭某光的要求来代驾的,车辆运行的目的地也受郭某光指示;从运行利益来看,郭某俭驾驶车辆的目的并非为其个人利益,而是送郭某光回家,郭某光享有运行利益。
 
再审法院据此认定本案不属于侵权责任法第49条规制的范畴,一、二审法院通过审查郭某光是否存在过错来认定其是否应承担责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郭某俭是出于朋友的情分来帮忙的,不计取报酬,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3条规定的义务帮工的性质。而根据该条的规定,为他人无偿提供劳务的帮工人,在从事帮工活动中致人损害的,被帮工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帮工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赔偿权利人请求帮工人和被帮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终法院再审改判郭某光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某赔偿62019元,郭某俭对上述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该案后被收入最高人民法院编著的《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最高法民一庭认为,驾驶人为了车辆所有人的利益无偿代为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所有人对车辆具有运行支配,也享有运行利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无偿驾驶人和车辆所有权人之间形成义务帮工的法律关系,无偿驾驶人应否承担连带责任应当根据其主观过错进行判断。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服务热线:0551-63485117